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巴以衝突考驗拜登政府的中東政策

2021-06-02
巴以衝突.jpg

自今年齋月以來爆發的新一輪巴以衝突,是經過七年間歇後以色列與哈馬斯之間發生的最激烈、最血腥的軍事衝突。截止5月18日,已經有212名巴勒斯坦人在衝突中喪生,其中包括61名兒童和36名婦女。以色列方面也有10名平民死亡,包括兩名兒童。5月15日,以色列空軍炸毀了加沙地帶駐有美聯社、半島電視台等國際媒體的一座大樓。此舉在震驚世界的同時,還引發了人們對巴以衝突究竟走多遠以及拜登政府究竟奉行怎樣的中東政策的困惑。

在特朗普執政時期,美國政府通過推動所謂“中東和平新計劃”(也稱“世紀協議”),拚命拉攏一些中東國家與以色列緩和關係,甚至建交。忽略巴勒斯坦人權益的“世紀協議”在進一步積聚巴勒斯坦人的失望與憤怒情緒的同時,卻也成功推動以色列與阿聯酋、巴林、蘇丹和摩洛哥等國簽署了關係正常化協議。但如今,巴以衝突特別是以色列對加沙地帶超過100次以上的密集轟炸和造成的人員傷亡,必然給以色列在中東地區外交空間的擴展帶來新的阻礙,已達成的外交關係正常化協議也存在逆轉的可能。

此次巴以衝突還對拜登政府醞釀中的新中東政策構成了嚴峻考驗。拜登執政後,在美國很多內外政策方面開始“去特朗普化”。除了迅速重返世衛組織和巴黎氣候協定,美國還開始在日內瓦與伊朗進行間接接觸和談判,啟動了重返伊核協議的進程。此外,拜登政府還宣布要在今年“911”之前不設前提將美軍完全撤出阿富汗,將也門胡塞武裝從恐怖組織名單中移除,並敦促沙特談判解決也門戰爭。

包括總統拜登和國務卿布林肯在內的美國政府高官,還在多次重要國際場合反覆強調本屆美國政府與特朗普政府不一樣。本屆美國政府強調多邊外交的重要性,相信戰爭無法解決衝突,唯有談判才是解決衝突的正確途徑。美國要與特朗普的中東政策做切割,要“回到”多邊外交舞台。然而,拜登政府的上述說辭並沒有在此次巴以衝突中經受考驗並得到印證。直到美國當地時間5月17日,拜登在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第三次通電話時才表示,他支持以色列和哈馬斯在加沙地帶停火。而這一遲到的美國總統首次公開“呼籲停火”是發生在5月16日巴以衝突“最致命傷亡日”之後(當天至少有42名巴勒斯坦人喪生,其中包括10名兒童)。此前,美國政府公開表達的是對哈馬斯發射火箭彈的譴責和對以色列轟炸這一自衛權利的支持。

在巴以之間這場軍事實力和人員傷亡嚴重不對等的衝突中,更加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拜登政府雖然後來也呼籲停火,但卻又批准向以色列出售價值7.35億美元的精確制導武器。而且,拜登政府還連續三次否決了聯合國安理會自齋月巴以衝突爆發後就擬發表的要求衝突雙方停火止暴的聲明。

中國作為本月聯合國安理會輪值主席,在巴以衝突中努力發揮建設性作用。中國外長王毅5月15日就巴以衝突闡明了中方立場,主要有三點:一是局勢惡化的根源是巴勒斯坦問題長期未能得到公正解決;二是當務之急是停火止暴,聯合國安理會有責任推動局勢儘快降溫;三是解決巴勒斯坦問題的根本出路在於落實“兩國方案”。

北京時間5月16日晚,王毅外長又主持召開了聯合國安理會關於巴以衝突問題的緊急公開會,再次強調了解決巴以衝突的四點主張:停火止暴是當務之急、人道援助是迫切需要、國際支持是應盡義務、“兩國方案”是根本出路。中國還提出了解決問題的切實選項,即歡迎巴以雙方談判代表在華舉行直接談判。挽救巴以雙方無辜平民的生命需要立即停火止暴,巴以衝突解決的根本之道則在於“兩國方案”。與以色列一樣,毗鄰而居的巴勒斯坦人也有權利建立自己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