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李岩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所長

拜登對華軍事政策重在「謹慎遏制」

2020-12-29
未標題-1.gif

拜登執政後,其對華政策難以出現根本性調整,更可能的是在對華施壓方式或接觸合作方面有所變化。這是目前美國戰略界人士對拜登政府對華政策的較普遍看法,它既反映了特朗普政府對華政策的長期影響,也表明民主黨的傳統政策觀仍具備重塑對華政策的可能性。

上述分析框架對於展望拜登政府的對華軍事政策尤其適用。一方面,軍事領域歷來是中美關係的敏感地帶,也是衡量兩國關係狀況的一個試金石。特朗普政府根本性地改變了美國對華政策,由此給軍事安全領域的影響亦十分明顯。過去四年,美國啟動了以中國為目標的新一輪軍事轉型,中美兩軍關係全面趨冷。另一方面,軍事領域是事關中美能否和平共處的關鍵,共和黨和民主黨政府對此存有共識。但在對華軍事競爭的方式策略方面,兩黨仍然存在些許微妙差異。

綜合分析,拜登政府可能採取“謹慎遏制”的對華軍事政策。該政策將具有兩個特徵。首先,遏制或對沖中國軍事現代化進程將是拜登政府對華軍事政策的主要考慮,這是由美國對中國軍力發展的基本認知所決定的。近年來,美國對中國軍事現代化和中美軍力平衡的評估日益嚴峻,美國國防情報局2019年《中國軍力報告》、美國國防部2020年《中國軍事與安全發展態勢報告》均認為,中國軍事現代化在各個體系都取得快速突破,對美軍的海外部署、訓練和後勤支持等形成全方位影響。在美國看來,中美軍力的局部平衡(尤其在西太平洋地區)或許會很快到來,進而危及美國的地區主導地位,因此遏制中國軍力快速發展已是“時不我待”。美國兩黨對此存有深度共識,拜登政府大概率將延續特朗普政府的相關政策,防止中國軍力快速發展將是其軍事戰略的首要重點,同時更加重視通過區域性軍事布局、技術研發、發揮同盟作用等綜合手段來實現這一政策目標。

其次,在遏制的同時謹慎避免發生重大軍事摩擦將是拜登政府對華軍事政策的基本立足點。為此,拜登可能重新重視對華軍事交流的作用,中美兩軍各層級對話和交往存在重啟契機。這將是其區別於特朗普政府的一個主要方面。奧巴馬執政期間,在中國的大力推動下,兩軍交流一度顯著發展,成為彼時中美關係的最大亮點,發揮了“穩定器”作用。作為兩軍交流熱絡態勢的見證者,拜登在競選期間宣稱中國是“競爭者”而非“威脅”,顯示其既重視對華軍事競爭,也會關注“管理競爭”,防止競爭引發軍事摩擦甚至衝突。從拜登目前確定的國家安全團隊人選看,安東尼·布林肯、傑克·沙利文、勞埃德·奧斯汀均是奧巴馬政府的舊臣,這些人的政策觀點與拜登較為一致,在外交和軍事政策上更多呈現為傳統性和專業性,重視發揮規則、盟友的作用,主張慎用軍事手段。上述團隊的觀點,也將有助於美國謹慎對待軍事競爭可能帶來的軍事摩擦和軍備競賽風險。

中美關係在過去幾年經歷了極速下滑,今天又處於新的歷史關口。習近平主席在致拜登當選的賀電中,重申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精神,表達了推動中美關係健康穩定向前發展的希望。希望美國方面能夠重新認知中美關係穩定的重大意義,在軍事安全領域等重大敏感問題上與中方相向而行,採取切實舉措確保兩國和平共處、良性競爭,通過重啟兩軍交流避免誤解誤判,通過務實合作確保全球安全形勢的總體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