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沱生 南京大學華智全球治理研究院學術委員會委員

中美應如何避免爆發新冷戰

2020-08-19
張.jpg

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的暴發不僅未能使中美關係有所緩和,反而進一步加劇了兩國關係的惡化。最近,隨着美國大選日益臨近,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接連發表反華講話(包括涉南海問題聲明、在尼克松圖書館的演講以及在參院外委會聽證會上的發言等),大有要把中美關係一舉推進冷戰深淵之勢。

中美兩國將不可避免地走向冷戰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但我們決不能忽視中美髮生冷戰的巨大風險。

在當前中美關係嚴重惡化的背景下,三大風險可能使中美陷入一場新冷戰:一是關係脫鉤,二是形成政治制度與意識形態對抗,三是爆發軍事衝突。

一段時間以來,美國鷹派勢力在經貿、科技、人文交流等領域強行推動對華脫鉤,企圖使中美形成當年美蘇經濟、社會完全隔絕的狀況。但這一做法也會給美國帶來嚴重損害,美國國內也有各種反對聲音。中國的對策應該是堅持改革開放,儘力與美方保持各種合作交流,爭取在國際法、國際規則基礎上逐步形成良性競爭。這將是挫敗美國鷹派脫鉤圖謀的最好途徑。

近三年來,中美競爭與摩擦已迅速擴展到各個領域,但尚未達到對抗的程度。最近美國鷹派勢力極力把中美競爭歸結為意識形態之爭,欲把中美競爭推向零和對抗。對此,中國決不會上當。不搞社會制度與意識形態輸出,不與美國搞意識形態對抗,爭取兩種社會制度和平共處,應是中國堅定不移的政策。這對防止中美爆發新冷戰將發揮重大作用。

當前,最可能使中美陷入冷戰的風險或導火索是中美爆發軍事衝突。近兩年來,雙方在台海、南海的軍事博弈和摩擦呈現直線上升的趨勢,如果爆發危機,管控難度將極大,一旦發生軍事衝突,即使是有限衝突,也將從此打開中美長期冷戰的大門。

台灣問題涉及中國核心利益。近年來,隨着台灣島內的分裂勢力持續發展,中國政府不斷加強反“台獨”鬥爭和對“台獨”勢力的軍事威懾。然而,中美對堅持“台獨”黨綱的民進黨蔡英文政權的看法嚴重對立,美國國會更出台一系列嚴重違反“一中”原則的涉台法案,要求政府提升對台關係,加強對台“防衛”。當前,中美在台海的軍事活動都明顯加強,雙方因誤判或擦槍走火爆發軍事危機和軍事衝突的可能性加大。而更大的風險是,如果“台獨”勢力和外國干涉勢力公然越過中國《反國家分裂法》設定的紅線,中國將被迫採取包括軍事手段在內的非和平手段進行反分裂鬥爭,在此形勢下,中美有可能陷入一場嚴重軍事衝突,甚至是戰爭。

中國與美國在南海的摩擦主要集中在美方對中國的近岸軍事偵察、美軍在中國島礁周邊水域持續強化所謂“航行自由行動”、美國與盟國不斷在南海舉行大規模聯合軍演、美國公開介入中國與鄰國的主權爭議等問題上。最近蓬佩奧發表的南海聲明,更顯現了其公然煽動激化中國與南海有關國家間的海上爭議、破壞中國與東盟國家磋商建立“南海行為準則”以維護南海穩定的圖謀。與台海不同,在南海,中美雙方底線並不清晰,兩國軍機、軍艦頻繁相遇,雙方發生擦槍走火的風險更高。

當前,在美國大選前後的高風險期,中美雙方如果要避免在台海、南海爆發軍事危機和軍事衝突,加強危機管理將是唯一可行的辦法。

第一,中美應儘快重啟兩軍及兩國外交部門的溝通渠道,特別是發揮國防部熱線的作用,就當前雙方的各種軍事危機風險進行通報、溝通。最近,美國防長埃斯珀提出希望年內訪華,與中方建立必要的危機溝通機制,這是個積極的信號。雙方不妨先從線上溝通做起,並可先通過兩國的大使館進行相關磋商。

第二,雙方必須把危機防範與規避放在第一位。因疫情停滯的中美海上軍事安全磋商機制應以線上對話方式率先恢復,雙方應重申認真遵守執行“海上意外相遇規則”,以及中美“重大軍事行動相互通報”和“海空相遇安全行為準則”兩個互信機制及其附件,並要求一線官兵的行動與此保持一致。

第三,一旦出現海上突發事件,為防止危機升級與失控,雙方應立即開展並保持現場溝通,並應進行高層熱線溝通,還可派遣特使進行緊急磋商。此外,在危機中,採取大致對等的軍事行動應是雙方進行危機管理必須遵循的基本原則。

第四,在度過美國大選前後的高危期後,雙方應繼續就加強兩國安全危機管理機製做出重要努力。新的努力可包括兩國、兩軍領導人就進行危機管理的基本原則達成協議;充實與建立更多的軍事安全信任措施;恢復兩軍聯合參謀部對話和啟動中美戰略穩定對話(該對話主要涉及中美戰略核關係,同時涉及相關外空、網絡安全和危機穩定問題),使危機管理成為中美軍事安全對話中的一項重要內容;建立兩國相關戰區之間的熱線機制;等等。

總之,在中美競爭嚴重加劇的形勢下,必須防止兩國因全面脫鉤、出現政治制度與意識形態對抗和爆發軍事衝突而陷入冷戰。相比較而言,當前雙方最緊迫的任務是為防止在台海和南海發生軍事衝突而加強危機管理。

在美蘇冷戰中,危機管理曾是美蘇兩個敵國為避免直接軍事衝突、戰爭特別是核戰爭而開展的唯一“合作”。當前中美之間的危機管理則有很大不同,它是仍處在競合關係中但競爭嚴重加劇的中美兩國為防止發生軍事衝突與戰爭、防止兩國關係墮入冷戰深淵而做出的重大努力。中美兩國、兩軍都應對此予以高度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