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美國的災難

2020-06-16
Drew.jpg

今年春天,兩場全國性悲劇——新冠危機和這個國家的種族主義遺產——撞在一起,這對美國來說簡直是場災難。而白宮的主人性情無常,完全不適合執政。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應對疫情的無能,已經導致迄今逾11.2萬人死亡,這是世界上最高的新冠肺炎平均死亡率之一,而且冠狀病毒還在繼續向未發生疫情的地區蔓延。這場公共衛生危機還引發了美國自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

隨着後續事件的發展,毫不誇張地說,下個月屆滿244歲的美國建國實驗正處在嚴重的危險之中,甚至比上世紀70年代水門醜聞引發的憲法危機還要嚴重。這次大流行與最近的一系列種族相關暴行同時發生,將這個國家徹底引爆了。

數百萬在家隔離的美國人一遍又一遍地觀看四名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冷血殺害手無寸鐵、戴着手銬的黑人喬治·弗洛伊德。其中一名叫德里克·肖萬的警察隨意跪在弗洛伊德的脖子上近九分鐘,直到他失去知覺。另外兩人坐在弗洛伊德的背上,讓他更加喘不過氣來。第四個人則在一旁張望,阻止驚恐的路人靠近。弗洛伊德不斷掙扎,大聲喊着:“求求你們,我喘不上氣了。”

弗洛伊德的被殺害衝擊着這個國家的良知,它為美國人提供了一幅關於“警察暴行”真實含義的清晰畫面。在被封鎖和保持社交距離禁錮數周之後,人們已經積攢了大量被壓抑的能量,並由弗洛伊德的死亡視頻釋放出來。次日,抗議活動從明尼阿波利斯開始,之後迅速蔓延到全國各地。成千上萬不同種族和年齡的人參加了抗議活動。

參與暴力、搶劫和破壞財產(包括點燃警車)的示威者是吸引特朗普的貓草,他的政治招牌就是煽動支持者的憤怒。他那種尼克松式的“法律與秩序”言論,目的就是混淆暴力示威者和數量多得多的和平示威者之間的區別。

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一如既往地準備幫助特朗普利用局勢積累更多權力。由於華盛頓特區不是一個州,所以特朗普和巴爾有實施他們自己解決方案的迴旋餘地。他們動用了各種州國民警衛隊,即聯邦機構的軍事化部隊,令人不安的是,他還動用了一些無法辨別的力量。華盛頓成為一個被佔領的城市。

特朗普假充硬漢,實則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獨裁者。而當抗議者在白宮周圍聚積時,他決定,或聲稱,是時候“視查”一下白宮龐大的地下掩體了。白宮本身已經變成一個掩體,在弗洛伊德被殺後的混亂期間,白宮的圍欄高度幾乎增加了一倍。特朗普一如既往地喜歡製造混亂,他在推特上說,如果示威者衝破圍欄,“與他們打招呼的會是我所見過的最凶的狗和最狠的武器”。

用武力驅散白宮對面拉斐特廣場上的和平示威者,這令人深感不安,也衝擊着全國的良知,巴爾最初也認為這是對示威者權利的侵犯。特朗普不太聰明的顧問們——最知名的就是他的女兒伊萬卡和女婿賈里德·庫什納——策划了一場政治表演,讓特朗普穿過廣場,走向已經被封起來的聖約翰教堂,教堂的地下室已經被人點了火。但是,他們沒有考慮到特朗普到那兒以後該做什麼。特朗普笨拙地揮着一本聖經,有時還把它倒拿着。這些照片只會讓他看起來很蠢。

此外,特朗普主張讓現役美軍淹沒美國的城市,這遭到了廣泛的反感和蔑視。包括詹姆斯·馬蒂斯在內的一批前高級軍事官員公開譴責總統。馬蒂斯是退役海軍上將,直到去年還一直擔任特朗普的國防部長。馬蒂斯表示,自己對動用軍隊鎮壓示威的想法感到“憤怒和震驚”,並稱美國人正在“見證三年來缺少成熟領導的後果”。

不過,那些從這類聲明中看到特朗普總統任期已經瓦解的人,並沒有考慮是否繼續保持共和黨人的忠誠。面對在馬蒂斯和特朗普之間進行選擇,幾乎所有當選的共和黨人都站在了總統一邊。長期以來,他們一直為他辯護,認同他的許多觀點,變得如此依賴他和他的捐款人,以至於並不打算與他決裂,儘管他們都知道,目前的民調顯示特朗普可能會在11月的選舉中下台,而且會把他們一起拉下水。

雖然全國性反抗警察種族主義執法會帶來一些改革,比如改進培訓,禁止鎖喉和勒脖子(就像殺死弗洛伊德的那種手法),反思警察的作用,但無論結果多麼激進,都無法消除種族主義這個美國創始人與奴隸制妥協所留下的巨大污點。

對美國黑人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罪行政府是無能為力的,比如空駛的的士拒絕停車,被人誤認為是超市員工,以及無數有意或無意的侮辱。眼下走上街頭的人們是不會滿意的,除非這場全國性爆發的結果是改善學校、醫療保健和少數族裔的就業機會,給黑人一個公平的機會。如果美國又一次未能兌現它所宣稱的價值觀,將來會發生什麼事呢?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America's Calamity”(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