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周波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特聘研究員

中國能從蘇萊曼尼將軍之死中學到什麼?

2020-02-09
D.jpg

伊朗以外的人們,包括我在內,很少知道阿契美尼德王朝、薩珊王朝或薩法維王朝,那是波斯帝國的黃金時代。當特朗普總統警告說,如果德黑蘭對殺死卡西姆·蘇萊曼尼將軍進行報復,52處伊朗文化遺址將“受到非常迅速和沉重打擊”的時候,我覺得他好像是威脅要轟炸伴隨我們長大的枕邊故事——《天方夜譚》里的那些地方。

美國總統發出的這種威脅幾乎和殺死蘇萊曼尼將軍事件本身一樣令人震驚,尤其是,如果它意味着一個超級大國將來的所作所為有可能根本不把國際法放在眼裡的話。

2001年,塔利班蓄意炸毀了阿富汗的巴米揚大佛。2012年,基地組織的一個分支摧毀了馬里廷巴克圖的古代宗教遺迹(國際刑事法院判定這是一起獨特的刑事案件)。2015年,伊斯蘭國武裝分子毀掉了敘利亞古城帕米拉的重要建築。

難道,美國的道德制高點已經淪落到只出現在好萊塢大片的結尾了嗎?

幾年前,在一次國際會議上,我聽到兩個我認為最有趣的問題:假如中國的崛起和美國的衰落不可避免的話,中國能建立一個既讓中國人滿意也讓外國人可以生活其間的國際秩序嗎?如果說美國濫用武力導致了世界的災難,中國又能有什麼樣的不同作為呢?

今天的中國看上去就像一個同時戴着三頂帽子的魔術師: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國家,人均GDP達1萬美元的發展中國家,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可以理解,這或許讓人們感到了困惑。

第一頂帽子最容易解釋。如果奇蹟有顏色,那它一定是紅色的。自從中國決定改革、並向世界開放以來,過去40年里,沒有哪個國家比中國更多地受益於全球化。這就解釋了為什麼作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中國明確表示要維護二戰後在很大程度上由西方設計的現有國際秩序。中國已經成為多邊主義的倡導者,並顯示出了從多極化到氣候變化,再到人工智能發展等全球性問題上發揮領導作用的潛力。

而把第二頂、第三頂帽子放在一起,人們就會更加困惑。如何平衡發展中國家和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種看似矛盾的角色?中國表示將根據自己的發展水平為世界做貢獻,這常常被認為是說,中國的貢獻將只是一個發展中國家的應有水平。但這種結論是錯的。既然中國的國力註定會增強,它當然可以為世界做更多貢獻,何況人們普遍認為中國將在10到15年後超過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

如果中國的崛起和美國的衰落確實不可避免,那麼,中國應該抵禦住填補美國留下的“真空”的誘惑。這些真空很容易變成陷阱,尤其是在中東地區,因為地球上沒有哪個地方有這麼多的衝突、代理人戰爭和大國對抗。中國的不干涉政策也許並不是交戰方或交戰國最需要的,不過,正是由於中東各方相信中國不會與任何一方結盟,所以中國的公正中立得到各方的信任。

到目前為止,中國的維和、打擊海盜、救災等海外行動主要是人道主義性質的,這並不是巧合。對北京來說,其目標是幫助世界,而不是充當世界警察。很難想像在任何情況下中國人民解放軍會用無人機去暗殺一位外國領導人,更不要說還是在第三國。

北京對全球安全的貢獻並不是它一定要做什麼,同樣重要的是它一定不會對世界做什麼。這不僅僅是因為不干涉別國內政已被載入《聯合國憲章》,它也是中國外交政策的重點所在。

如果世界是一片叢林,也許最好的辦法是讓受災地區像大自然那樣自然地恢復,因為外部干預所起的往往是破壞作用,而不是建設性作用。例如,美國在阿富汗打了18年仗,在這場美國有史以來最長的戰爭中,美軍已死亡2300多人,受傷2萬多人。然而,阿富汗並沒有比18年前更安全,和平仍遙遙無期。相比之下,自從1990年以來,中國人民解放軍執行了24項聯合國維和任務,向世界各地派出了約4萬名維和人員,其中只有13人死亡。

對中國人來說,理想的世界秩序是什麼樣子呢?與19世紀“英國治下的和平”及20世紀“美國治下的和平”不同,21世紀不會像一些人認為的那樣,被“中國治下的和平”所籠罩。儘管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壯大令人敬畏,但就算可能的話,中國軍隊也至少要到本世紀中葉才能趕上美軍。如今,隨着全球化加速和技術的切實進步,沒有哪個文明能夠主宰世界,每種文化都是融合而成的。是的,世界將有更多的中國元素,但中國也同樣會有更多的國際色彩。

中國有些學者談到中國古老的世界秩序觀——“仁政”,或稱王道。如果這個詞代表中國作為一個開明仁義的大國,願意滿足其他國家的安全和經濟需要,那它就是好的。但如果它意味着中國是以霸主身份做所有這些事,以換取別人的臣服,那它就是錯的。

最接近王道的可能就是聯合國了。儘管聯合國官僚主義和效率低下等問題不時被人詬病,但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政府間組織比其他任何組織都更能代表國際社會,因此,對聯合國應當予以加強,而不是削弱。鑒此,中國已經增加了給聯合國的財政捐助,並增加了維和待命部隊的數量。

幸虧,特朗普的威脅被證明是空話,但華盛頓為蘇萊曼尼將軍之死所付出的代價,將超過美國在伊拉克基地受到的德黑蘭的報復性導彈襲擊。魔鬼已經從瓶子里放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