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國收購計劃在菲律賓引起強烈反彈

2019-03-04
b.jpg

中國收購蘇比克(曾是美國海外最大海軍基地的所在地)一家大型造船廠的前景引起菲律賓國防部門和社會的強烈反對。

由於無法償還13億美元債務,韓國造船巨頭韓進重工的菲律賓子公司最近宣布破產。其後這家企業希望菲律賓政府幫助尋找新的投資者,以挽救這個佔地300多公頃的世界第五大造船廠的3000個工作崗位。

上月,菲律賓投資委員會的管理負責人賽費里諾·魯道夫宣布,兩家中國公司表示有興趣接管原韓進工廠的運營。當局拒絕透露這兩家中國公司的具體情況,但這一消息立即在菲律賓國內引起異口同聲的批評。

菲律賓國防部長德爾芬·洛倫扎納明確表示,出於國家安全考慮,應該由一家當地企業而不是中國公司接管工廠的運營。菲律賓戰略界人士擔心北京可能實施“捲心菜式經濟戰略”,使中國企業系統地包圍和滲透菲律賓的戰略部門和地區。

說來矛盾的是,羅德里戈·杜特爾特總統執政後菲中外交關係迅速改善,但人們只表示出對中國在菲律賓影響力越來越大的積蓄已久的焦慮。對中國巨額投資的普遍負面情緒凸顯了菲律賓精英和公眾根深蒂固的恐華症。

海上絲綢之路

去年11月訪問菲律賓期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菲律賓總統簽署了多項重要協議,目的是深化兩國尚在萌芽中的戰略夥伴關係。

其中一項協議是關於菲律賓正式加入中國的“海上絲綢之路”計劃,它屬於“一帶一路”倡議中的“一路”。“一帶一路”的目的是要重建中國理想中的“絲綢之路”。

兩國都表達了“在'一帶一路'倡議下進行合作,實現互利共贏的共同願望”。因此,在深化“一帶一路”倡議合作語境,中國有望進入菲律賓的戰略部門和地區。

蘇比克灣自由港特區位於馬尼拉和菲律賓工業中心西北僅50英里處,擁有最先進的深水港設施,更重要的是,它緊護着有高度戰略意義的南海。

收購當地一家大型造船廠非常契合中國企業近年來的“走出去”戰略。自從2013年“一帶一路”倡議正式啟動以來,中國企業一直在積極拓展其在全球海上商業領域的影響力,到目前為止已經控制了34個國家42個港口的建設和運營。從澳大利亞的達爾文到希臘的比雷埃夫斯,再到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中國企業以前所未有的影響力成為了世界級的港口運營商。

尤其中國遠洋運輸和中國招商局集團這兩家中國公司,它們一直是眼下這場大戲的中心。有人猜測,至少其中一家公司可能是蘇比克韓進巨型工廠的競標方。

從表面上看這一收購純粹是出於商業目的。中國企業確實可以憑藉其在尖端物流方面的專業知識和巨額資本來幫助東道國。當地官員和負責推動蘇比克灣自由港特區投資的蘇比克灣市區管理局已向菲律賓政府施壓,要求尋找可能的投資者,以挽救韓進工廠數千個危在旦夕的工作崗位。

捲心菜式經濟戰略

但除了商業影響,人們越來越懷疑中國投資重要基礎設施的其他影響。

菲律賓戰略人士經常引用斯里蘭卡的例子。在斯里蘭卡,中國公司根據一份有爭議的債轉股協議獲得了重要的漢班托塔港99年的租約。對菲律賓戰略人士來說,蘇比克實在太過重要,以至於不能交給任何一家中國公司。

根據菲美《增強防衛合作協議》,馬尼拉和華盛頓最初考慮在蘇比克建立半永久性美國基地,讓美軍持久地“輪換到訪”,存放救災物資,在指定區域安放基本的監控和安全設施。但杜特爾特因為與華盛頓發生外交爭執放棄了這個計劃。

儘管蘇比克不再有美國海軍基地,但美國海軍艦船仍定期到訪,進行軍事演習、親善停靠,以及維修和加油作業。近年來,菲律賓和美國都會在一年一度的“肩並肩”演習中在該地區舉行大規模聯合軍演和圖上演練。

日本和澳大利亞等其他傳統夥伴經常以觀察員身份參加“肩並肩”演習,它們的軍艦近年也定期訪問蘇比克港。最重要的是,蘇比克距離有極大爭議的黃岩島僅100海里,該島目前處於中國的實際管轄下。

一些菲律賓戰略人士擔心,中國對這家重要造船廠的收購可能成為特洛伊木馬,監視並最終破壞其他國家進入這個有高度戰略意義的港口。

有報道稱,中國企業一直在收購其他重要基地附近的商業設施,包括巴拉望省的包蒂斯塔空軍基地,該基地正對着南海的南沙群島。

一些知名立法者,如參議員柏吾,就公開反對中國人接管任何“重要的戰略性國家資產”。她在上月的參議員決議案中表示,“有必要針對戰略產業中的外國公司和實體擁有、控制、管理對國家安全、發展和經濟至關重要的造船廠等設施確立充足的法令、監管及其他法律框架”。

她明確表示,“蘇比克灣的安全和可控對(南海)安全”和菲律賓在爭議地區的“主權和管轄權”是最重要的。

近幾個月,菲律賓參議院還對中國投資菲律賓電信業展開不公平行動,以國家安全為由叫停了菲律賓安全機構與一家中國監控公司的四億美元協議。

隨後,國防部長洛倫扎納建議菲律賓海軍與一個由(非中國)私人投資者組成的財團合作,接管韓進工廠,以提高本土的造船能力。“如果一家本土公司得到並經營這家工廠,支持我們的海軍現代化,那將是件好事……它由(我們的經濟官員)決定,但那是(軍方的)理想方案。”

中期選舉將是對杜特爾特飽受爭議的總統工作的一次公投,在此之前,中國在菲律賓日益擴大的影響力遭到強力反擊,只能說明兩國關係的持續和解是脆弱的,可以逆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