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周波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特聘研究員

2015年中美兩軍關係及展望

2016-01-08

對中美關係的最高期望是什麼?答案是:可控。大國關係,姑且不論其重要性,本質上是多變的和競爭性的。與其估量能交好到什麼程度,不如了解風險可以減小到什麼程度更為重要。在2015年,中美雙邊關係依舊毫無懸念地在反彈和受損之間擺動。

2015年,軍事關係變得更為矚目,它包括在兩個截然相反的方向有明顯發展,即,更多的建立信任措施(CBMS),以及兩國軍方在南海的緊張升級。在前者,一項新的重大軍事危機通報附件被加入“重大軍事行動相互通報機制”;同時,“海空相遇安全行為準則”下關於空中相遇附件的談判也終於結束。4月,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房峰輝與他的對手鄧普西將軍進行了視頻對話。這是兩國間首個視頻電話會議系統。10月,美國拉森號抵近渚碧礁和美濟礁航行,中國蘭州號驅逐艦和台州號巡邏艦在附近監視,但中美兩國艦隻根據兩國海軍同意遵守的“海上意外相遇規則”程序,保持了安全距離。

兩國還探討了新的合作領域。一個全新的進展是兩國陸軍的交流。陸軍士兵分別在海口和西雅圖舉行了兩次對等的人道主義和救災援助演習。這不僅有助於推動互信,也帶來了這兩個最強大國家利用其聯合的力量和經驗為這個自然災害頻發地區提供幫助的希望。中國還接受了美國的邀請,派遣海軍船隻參與美國領導的有20多個國家參加的2016年環太平洋軍演。儘管中國海軍在2014年環太平洋軍演中只被允許參加人道主義和救災援助以及反海盜演習,但這次美國繼續發出邀請表明,即使有來自國會的限制,美國軍方仍然希望盡最大可能與解放軍繼續進行交流。

南海問題正日漸突出。美國強調,在南海島礁主權問題上不選邊、不持立場。但由於美國軍艦拉森號的巡航和B52飛近中國島礁,以及P8波塞冬偵察機布署在新加坡,美國顯然已經走到幕前。

美國如何保持其在南海定期巡航的承諾還有待觀察。美國國防部長阿斯頓·卡特宣稱,美國將繼續在南海飛行、巡航以及活動。果真如此,中國就可以指出(就像它曾經做的),是美方將南海軍事化。另一個不確定因素是中國如何應對。作為對日漸影響中國外交政策決策的民意的回應,中國可能覺得必須反應強硬。其結果是,雙方的迴旋餘地會更少,形勢將不可避免地變得更危險。而真實情況是,無論建立信任措施如何有用,戰術安排只是有所助益,但卻永遠解決不了戰略問題。

對台軍售這個圍繞中美關係的老問題也重新顯現。多年來,美國似乎相信它可以平衡其軍售和中國的憤怒,而中國人無論最初如何惱怒,最終都會平靜下來。但這回中國找到了一個改變遊戲的方法:制裁參與對台軍售並同時與大陸做生意的美國公司。中國如何使用這一方法以及用到什麼程度尚待觀察,但這可能會是未來中國對抗美國軍售的最致命的武器。

展望2016年,世界形勢似是完全不容樂觀。其關鍵詞是無序。“伊斯蘭國”領導的恐怖主義日益猖獗,而反恐努力也愈見聲勢浩大。聯合國呼籲盡一切可能打擊恐怖主義,這可否促成中美在反恐方面的軍事合作?誠然,中美在界定恐怖主義上有分歧,但它們在打擊斬首兩國公民的“伊斯蘭國”方面應該沒有分歧。另一件事是,中國已經宣布在吉布提建立後勤補給站,這可否成為不僅中國軍力出現在印度洋,而且中國有機會與西方,特別是與美國在非洲進行軍事合作的一個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