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宿景祥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

美國對中國的遏制戰略

2021-04-15
483.jpg

美國白宮3月初發表《臨時國家安全戰略指引》,明確將中國列為美國地緣戰略議程的最新目標,中美戰略競爭的現實進一步公開化和明朗化。

自冷戰結束以來,美國一直謀求建立一個完全由它主導的“單極世界”,即所謂“新世界秩序”。1992年美國國防部發佈的《國防計劃指引》是冷戰後美國全球戰略的綱領性文件,該文件聲稱,“在後冷戰時代,美國的政治和軍事使命將是確保在西歐、亞洲或前蘇聯地區不出現任何超級大國競爭對手”。文件要求美國領導人“必須維持某種機制”,阻遏競爭對手挑戰美國霸權,並確認中國和俄羅斯是美國的主要威脅,而俄羅斯被定義為“世界上唯一具有摧毀美國的能力的國家”。

1997年,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布熱津斯基發表了著名的《大棋盤》一書,概述了美國的地緣戰略。他強調美國如何“管理”歐亞大陸是至關重要的,世界上最先進、經濟最發達的三個地區有兩個在歐亞大陸,“對歐亞大陸的控制幾乎會自動使非洲從屬”,“當務之急是沒有能夠統治歐亞大陸並因此同樣挑戰美國的歐亞挑戰者出現”。

2000年,美國國防部發表政策報告《聯合願景2020》,提出“全譜優勢”概念,強調全球信息網格的發展為美國的決策優勢提供了新的條件,解決了從核戰爭、地區戰爭到小規模突發事件等不同範圍衝突中的“全譜優勢”問題,美國軍隊應確保有能力擊敗任何對手,控制任何局勢。根據美國戰略家們的論述,“全譜優勢”已成為美國全球戰略的基石,美國將以軍事力量為後盾,逐步實現從銀河繫到人類心靈等一切領域的控制,從外層空間到內層空間,從公海、陸地、天空到網絡空間無所不包。歷史上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帝國,提出過如此野心勃勃的宏闊計劃。

2002年9月小布殊政府發佈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稱,美國將不允許任何其他國家擁有與美國相當的軍事實力,對於“任何潛在的有抱負者”,美國將用其軍事力量進行“勸阻”。這份文件認為,中國是可能威脅美國在該地區霸權的潛在力量。美國國防部隨即發佈報告稱,基於美國權力機構各派系的明確共識,美國的外交政策目標應進行調整,以確保美國的“全譜優勢”。

2002年10月,美國國防部發表政策研究報告《印美軍事關係:期望與看法》,認為印度軍隊可以“用於亞洲的低端行動”,美國需要“在2020年時有一個能夠協助美軍應對中國威脅的朋友。2006年11月,中國與40多個非洲國家舉行領導人峰會,商討經濟合作議程。美國對此做出了回應,認為美國對非洲失去了控制,使中國能夠從非洲獲得石油、金屬和其他原材料,維持經濟高速增長。為此,美國決定重新重視非洲,增加在非洲的軍事費用。2007年6月,美國政府批准設立美軍“非洲司令部”,總部設在德國斯圖加特,統一負責美國與50多個非洲國家的軍事關係及作戰行動。

美國對中國的遏制戰略是連貫的、循序漸進的。美國遵循的是古代帝國的地緣戰略,用布熱津斯基的話說主要有三大要務:一是防止“附庸國”之間勾結,使之無法擺脫安全依賴;二是使“旁系馴服”並對之提供保護;三是防止“蠻族”聯合在一起。在美國的戰略術語里,“民主”實際上只是一種用於“非常規戰爭”、“顏色革命”、“政權顛覆”的武器,諸如日本、澳大利亞和西歐等各“民主國家”,是美國的“附庸”和“旁系”,而中國和俄羅斯等不“馴服”的國家,則是“蠻族”。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發表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中國和俄羅斯並稱為“修正主義強權”,指責中俄兩國“希望塑造一個與美國的價值觀和利益相對立的世界”。

美國的戰略是使其他國家永久性地處於從屬和落後地位,而中國和俄羅斯等世界上其他許多國家期望建立一個多極化、平等公正、和平發展的世界秩序,這無疑與美國權力機構所謀求的東西相對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