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何偉文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給緊張的中美關係降溫

2020-10-15
365.jpg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就“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實施情況進行在線對話。對話在積極的氣氛中結束,中美雙方都認可目前的進展,並同意保持協議的正常推進。

一些人認為,在中美緊張關係急劇升級的大背景下,兩國之間幾乎沒有任何共通之處。而此次對話等於在火上灑了些水,令人至少略感釋懷。

對話之前,人們對中國購買美國商品和服務的進展情況做了各式各樣估計,也猜測協議有可能失敗。按照“第一階段”協議,中國承諾以2017年的實際數額為基準,在2020年和2021年從美國增加購買1621億美元的商品和379億美元的服務。商品方面,中國將在2017年的1298億美元(美國商務部數據)基礎上增購639億美元,使2020年的購買總額達到1937億美元。由於去年中國從美國的進口只有1066億美元,2020年的實際進口應該增加871億美元。

據中國海關的數據,今年前七個月,中國從美國的進口額為677.1億美元,同比減少24.6億美元,降幅為3.5%,只及全年目標的35%。而據美國商務部的數據,今年上半年美國對華出口總額為495億美元,同比下降23.9億美元,降幅為4.6%,僅及2020年目標的25.6%。所以,這中間存在一個巨大的差距。怎麼辦?

有報道稱,中國最近已經加緊對美國農產品和能源產品的採購。今年7月,中國對美國玉米的單日購買量創下歷史新高。當月,中國的全球小麥、玉米、高粱和豬肉進口分別增長了325%、136.5%、147%和122%,原油進口量也飆升至5129萬噸,其中367萬噸來自美國,同比增幅達139.2%。儘管有這些成績,但完成全年目標似乎是不現實的。

兩個誤解

人們對“第一階段”協議有兩個誤解。第一種是認為該協議僅僅是一項簡單的單邊採購安排,只對中方有約束力。而事實上,它涵蓋了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農產品檢疫、服務市場准入、匯率和貿易擴展,中美雙方都要承擔義務。

第二個誤解是,上述指標被看成是本年度的強制性指標。而事實上,它們只是採購承諾的目標。

“第一階段”協議中涉及到中方採購的措辭是“承諾”,它包括簽訂諒解備忘錄、採購協議和合同。在簽訂合同與發貨之間通常是有時差的,有些貨物可能要兩到三年才能發貨。由於條件可能發生變化,一些諒解備忘錄和協議或許成為不了最後的合同。國際貿易中也有合同履約率一說,它意味着某些合同可能由於種種原因而無法履行。

承諾還涉及兩個前提條件和兩個變數。

第一個前提條件是,根據WTO的非歧視原則,中國不能通過削減或不增加從其他國家的進口,來增加從美國的進口。今年7月,雖然美國賣給中國367萬噸石油,同比增長了139.2%,但它仍然是排名第五的對華石油供應商,俄羅斯繼續以738萬噸保持首位,是美國的兩倍。如果我們把2020年的1937億美元目標當成從美國的實際進口,那就意味着實際進口比2019年增加81.7%。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也必須同樣增加從全世界的進口。

然而從事實上看,中國今年前七個月的全球進口下降5.7%,從美國的進口下降了3.5%,全年增長81.7%是不可能的。

第二個前提條件是,購買承諾要建立在價格水平和商業考慮上,因為進口是由公司來完成的,而不是政府。今年前七個月,中國的國有企業、外資企業和民營企業分別佔了進口總額的23.1%、41.5%和33.7%。在購買過程中,公司必須比較不同來源的報價,然後再做出決定。也就是說,美國供應商必須拿出最有競爭力的價格,如果其他供應商更有競爭力,他們就可能得不到中國的採購。購買決策還要基於買方的商業考慮,如真實的市場需求和合理的利潤。

變數一是自然災害。“第一階段”協議規定,如果發生自然災害,雙方可以討論可能的調整。簽字儀式過後不久,前所未有的新冠疫情就席捲了全球。

變數二是美國的出口障礙。當中國想購買的產品遇到美國的出口限制,中國可以提出磋商要求。

以上闡述說明,考慮到不同前提條件和變數,第一階段的貿易擴展是不能用中國從美國的實際進口來衡量的,而只能用購買承諾來衡量。為此,中美雙方共同努力是“第一階段”協議順利實施的關鍵。

雙向努力至關重要

“第一階段”協議在為緩和雙邊緊張局勢發揮積極作用的同時,也需要有一個穩定的政治生態,包括建設性的整體雙邊關係。目前美國對中國的指控和挑戰升級,這絕對會損害協議的執行。

對於任何擴大貿易的努力,相向而行都是必不可少的。中方必須盡最大努力讓中美雙邊關係保持正常發展,擴大與美國企業的貿易往來,進一步鼓勵按承諾目標從美國採購。此外強烈建議在未來幾個月採取新措施,擴大更多美國金融服務提供商的市場准入。

目前對美方來說,以下三個方面至關重要:首先,美國政府應避免進一步對中國進行攻擊和限制。如果兩國間的總體緊張局勢繼續下去,特別是如果一場可能的新冷戰被提上日程,那麼“第一階段”協議的執行無疑將面臨巨大困難。

第二,美方應取消半導體芯片等高科技產品的對華技術禁令和出口限制。所有這些措施都妨礙中國根據“第一階段”協議從美國採購製成品。

第三,美方應支持增加從中國的進口。“第一階段”協議是建立在平等互利基礎之上的,中國支持從美國進口更多產品,美國也應該這樣做。

美國反覆要求中國進口更多美國產品,但卻禁止進口中國的華為5G技術和其他產品。它一再要求中國為美國服務提供商提供更多的市場准入,但卻禁止中國的TikTok在美國開展服務。這是不公平的,有可能破壞“第一階段”協議。對華為技術和產品的禁令應該取消,TikTok服務應該被保留。只有雙方都增加進口,貿易擴展才會成為未來可持續的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