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特朗普政府比中國更需要一份貿易協議

2019-12-13
1213.jpg

隨着12月15日美國新一輪關稅的臨近,太平洋兩岸的投資者都在小心翼翼地關注着特朗普政府和中國政府之間的貿易談判。包括美國特朗普總統在內的一些美國人認為,由於最近出口經濟惡化,中國比美國更需要一份協議。然而,國內政治壓力卻意味着特朗普政府迫切需要在短期內達成協議。美國政府正緊張地注視着煩瑣的經濟指標,希望將清算推遲到2020年大選之後。隨着美國股市的泡沫化達到歷史高點——很大程度上歸因於有可能達成協議的樂觀情緒——美國政府需要簽署一份具體協議,避免股市出現可能拖累整個經濟的痛苦崩盤。

最近幾個月,出現了一波傳言和聲明,稱有可能達成緩和中美貿易戰的“第一階段”協議。此類協議的輪廓一直模糊不清,但包括中國承諾大幅增加對美國出口農產品的採購,以及美國提出取消進一步的關稅。中國政府和特朗普政府讓許多經濟觀察人士的心弦搖擺不定,它是巴甫洛夫鈴鐺式的,上周還“即將達成協議”,下星期特朗普就耀武揚威潑冷水。目前看來,中美兩國還在進行有意義的談判,儘管雙方只願意按照自己的條件簽署協議。不過,現在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12月15日,這是美國對156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15%額外關稅的最後期限。

雖然雙方都感到痛苦,但槓桿的平衡作用似乎並不均勻。中國經濟增長有可能低於已屬平庸的官方統計數據,其出口經濟因工廠訂單的減少而受到重創,雖然中國人民銀行採取了刺激措施,信貸卻沒有增加。而美國方面,儘管政府延長了補貼期限,農業部門還是受到與中國市場割裂的打擊。而有關美國經濟健康狀況的混合信號,正被債務驅動下相當不錯的消費支出,以及央行國內外寬鬆政策製造的股市泡沫所掩蓋。看起來,在本月的談判中,由於經濟相對實力較強,美國似乎處於比中國更有利的地位。

但並非所有事情都是它的外在模樣。即使利潤停滯,美國股市仍處在正持續升至歷史最高水平的泡沫之中。用各種指標衡量,這些市場都被嚴重高估。在很大程度上,這可歸因於央行的擴張性政策和廉價的信貸使美國公司得以回購自己的股票,並使其他機構在虛高的股價後面推波助瀾。與此同時,公司債務已升至歷史新高,預示着如果收益進一步下降,一場清算即將來臨。這種性質的泡沫是脆弱的、易受衝擊的,隨着不斷膨脹,脆弱性也越來越大,而它們背後的力量則失去勢頭。當前泡沫背後最重要的心理力量之一,是特朗普政府推動的誤導性敘述,也就是即將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很快接下來投資者所不屑的貿易戰和關稅也會結束。

12月3 日,似乎發生了這種樂觀泡沫破滅的一個小預演。特朗普暗示說,貿易協議有可能推遲到2020年大選之後。股市應聲暴跌。只不過一個小小的即興聲明,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早盤就下跌400點。總統過後表示,這點下跌無關緊要,未來的下跌也不會影響他與中國達成更好的協議。這純粹是吹牛。在美國歷史上,還沒有哪屆政府如特朗普的白宮像激光那樣聚焦於股市。

為了真正取勝,中國需要利用其所能調動的籌碼,確保貿易戰開始以來加征的所有實質性關稅被撤回。而要做到這一點,它就必須願意比美方更長久地承受這些關稅帶來的暫時痛苦。這是一場不對稱規則下的“博弈”。當然中國政府也會關注民意,高失業率意味着不滿、罷工和騷亂,經濟增長下滑則會傷害有影響力的大企業主和房地產所有者。不過,中國政府不需要擔心選舉會讓它在短期內失去權力,但特朗普政府卻要擔心這個。

傳統觀點認為,經濟表現對總統選舉結果有相當大的影響。特朗普政府正計劃在2020年利用美國的經濟實力競選。市場動蕩不僅危及美國的整體經濟和普通選民,也考驗極富有的共和黨捐款人的耐心,他們可能寧願靜觀選舉結果,期望下任總統能與中國達成協議。正像我們剛才說的,美國經濟是由脆弱的股市泡沫在支撐,而這部分取決於對結束貿易戰的樂觀情緒。中國政府可以非常簡單、單方面地泄露有關談判的最新悲觀消息,以測試這個泡沫的強度。它甚至可以直截了當地表示要中斷談判,這將被證明會造成嚴重的衝擊。

無論如何,沒有哪件事情比2020年大選前美國股市開始下跌更讓特朗普政府擔心。只要看看共和黨在2008年股市暴跌後的選舉中如何被碾壓,就能明白其中的原因。中國面臨著經濟動蕩和自身的煩擾,但即使2020年處境艱難,它實際上也不會面臨失去權力的威脅。要智取特朗普政府,幫助重建中國希望的貿易體制,中國政府只需問問自己,到底是誰更應擔心2020年的動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