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大型峰會的不民主

2019-07-16
a.jpg

大型峰會明顯帶有不民主的色彩。少數人的一場活動,給數百萬居民造成了不便。燈光秀和表演浪費大量金錢,這些錢本來可以派點實際用場。媒體像爭相報道名流巨星一樣連篇累牘發消息,但卻沒有給出多少分析。

如果認為,這些打扮整齊的領導人擺好姿勢合影,交換陳詞濫調,算是一件好事的話,那G20大阪峰會是成功的。然而,美中之間懸而未決的核心衝突難以掩飾,宣稱談判重回正軌的一般性聲明,並沒有開始消除特朗普魯莽言論和行動所造成的傷害。峰會充其量達成了停火,但不是解決了與中國的貿易戰。

G20峰會所在地是一個巨大的會展中心,位於日本第三大城市大阪工業港區一個沉悶、幾乎沒有樹木的人工島上。這個以舉辦車展聞名的大型四方混凝土會場被物理隔離,只有有限的橋樑通道,十分有利於峰會複雜的安保和後勤工作。地球上一些最有權勢、最有爭議性的人物聚集在這裡,沒有出現大的紕漏。

大阪峰會接待了來自30多個國家的代表團,但是,最引人矚目的是世界三大經濟強國——中國、日本和美國,韓國則偶見報端。

會展中心裡最讓人難忘的照片之一,真實地表現了峰會是如何用不過分誇張但又不失親近的方式,將這些自負的領導人們“團結”在了一起。一臉倦容望着上空的特朗普,與不苟言笑的習近平坐在小摺疊桌子後面,東道主安倍則夾在二人中間,緊張地翻看他的筆記。沒有鋪張,但比許多峰會做作的照片和歌功頌德更真實。

日方高度重視安全,小心且面面俱到,布置了近三萬名警察參與峰會保安。《日本時報》頭版報道警察採取的一項小措施,是用膠帶封住火車站的垃圾桶,上面寫着“特別戒備,無法使用”。

警示標識是用英文、韓文、中文三種文字寫成,標識上唯一的“日語”用精簡的大號漢字呈現,也可以當成中文來讀。有一個較長的說明是專門用中國大陸簡體字寫的,解釋被封上的垃圾桶現在不能使用,這種解釋顯然不需要用日語。

G20與會者包括西歐、南非、巴西、阿根廷、墨西哥、澳大利亞領導人,以及來自俄羅斯、沙特阿拉伯和土耳其的三位頗有爭議的極權領導人。不過,此次峰會卻有鮮明的亞洲特色。

雖然又是老調重談“多樣性”,但媒體的關注重點,主要集中在中美兩個超級大國,以及作為東道主和經濟強國的日本。

剛剛離開平壤的習近平,曾在朝鮮受到精心組織的人群充滿激情的禮讚,其狂熱程度堪比毛澤東時代。在大阪,習近平與其他19位領導人共享最高禮遇,沒有一張照片顯示誰是最重要的領導人。雖然不苛言笑,但習近平已經非正式地同意,在明年春天櫻花季節的時候,對日本進行國事訪問。屆時,他會受到具有日式柔和風格的盛情款待。

儘管聲明表示貿易談判已經恢復,一些老套文章也在談論即將出現的讓步與合作,但是,一場深具破壞性的貿易戰仍在醞釀之中。中國在內部的結構改革方面拒不讓步,並聲稱美國的要求是外部干預。另一方面,在防止商業信心受到進一步打擊的壓力下,特朗普暗示對華為的制裁有可能鬆動,儘管,華為眼下已成為美國高度一致宣傳攻勢的受害者,也是美國技術民族主義者現成的“靶子”。

特朗普的不嚴謹,以及無法全神貫注於手頭工作,使得他在與習近平舉行重要會晤的前夕發了一條令人不安的推特。他向朝鮮的金正恩發出莫名其妙的公開邀請,建議雙方在朝鮮非軍事區見面,握個手,打個招呼。最後一刻出價,打算與金正恩見面,說明這位美國總統幼稚地需要製造新聞,而且想擁有任何事情的最後決定權。

由於渴望獲得勝利,或是得到能讓其狹隘糟糕的外交政策被創造性地說成是一場勝利這樣一種結果,特朗普表現出了不恰當的與擁有最差人權記錄領導人會面的熱情。

朝鮮沒有出席峰會,但在媒體對習近平峰會前訪問平壤,以及特朗普短暫作秀般訪問非軍事區的五花八門報道中,朝鮮也獲得了一定關注。特朗普在非軍事區與金正恩握手,而且短暫踏上了朝鮮領土。

韓國彬彬有禮的文在寅總統與美國總統一起從大阪到首爾,但和以往一樣,他只在媒體對非軍事區北邊那位暴躁對手的報道中佔了小小的篇幅。

北京與平壤的關係一度陷入低谷,因為朝鮮不顧這個相鄰大國的勸告,繼續試射彈道導彈。河內峰會不歡而散後,美朝關係也陷入低谷。自那以後,北京和華盛頓對朝鮮無核化或多或少都有共同願景,但雙方都不想讓對方來主導。

特朗普政府的“大交易”與中國外交官屬意的“雙暫停”計劃相悖,後者是要求美國停止軍事演習,以換取朝鮮停止武器試驗。與美國不同,中國願意支持放鬆制裁,包括允許地區跨境貿易和人道主義援助,只要朝鮮不再採取挑釁性步驟來炫耀武力。

特朗普和習近平都不希望“小金”夾在他們中間,就像安倍在大阪的照片里擠進來那樣。但這正是一個想以夷制夷的狡猾外交家想做的事情。在大國中挑撥離間,可以讓自己找到足夠的槓桿。由於中美關係的變化,這種不對稱遊戲讓一切變得更加容易了。

G20峰會結束了,中美之間的結依然沒有解開。

今年峰會的重要性能否上升到有歷史意義的水平,現在說還為時過早。但不管怎樣,如果日本能繼續在中美之間扮演掮客,它就能重新發揮自己作為地區參與者的傳統作用,並從中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