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美休戰:重建基於規則的WTO貿易體制

2019-07-09
a.jpg

G20峰會期間,美國宣布暫停進一步對中國採取貿易措施,並至少部分取消對華為的商業禁令。這個決定無疑是好消息。美國對中國採取的貿易行動(被錯誤地描述為美中貿易戰,而不是美國採取單方面行動並導致中國有限反制)是專橫的,無益的,不僅給中國經濟,而且給全球經濟帶來了巨大的短期傷害。所以說,休戰是非常好的消息。

然而,緊張局勢和不確定因素還遠遠沒有解決。部分原因在於唐納德·特朗普反覆無常的善變個性。他今天承諾的事情,第二天就會反悔。令人擔憂的是,美國的決策幾乎都掌握在總統手中,國會、法院、管理機構的監督少之又少。還有WTO,該組織已經差不多被美國拋在一邊。因此,美國宣布決定之後會怎樣,我們還得拭目以待。

當前至少存在着四個挑戰。

首先,特朗普的內政基礎主要是把美國的困境歸咎於外國。他的一長串抱怨對象有墨西哥和移民、穆斯林國家(特別是伊朗)和恐怖主義、歐洲和日本以及它們的國防支出不足,等等。對中國的部分攻擊只是這種不幸模式的一個組成部分而已。

其次,美國政客和權威人士一直傾向於讓中國為1980年以來美國製造業就業崗位的減少背黑鍋。但這多半是錯的。大多數就業的減少是因為技術,而不是貿易。即使與貿易有關,正確的措施也不是停止貿易,而是補償貿易中受損失的人。說到底,中美兩國都是雙邊貿易擴大的受益者。美國聯邦政府應該利用再分配稅和支出政策,來幫助那些受損失的人。然而,公司贏家卻一再阻撓對這些失利者的再分配政策,這些公司贏家實際上還享受了更多的減稅!結果是中國受到了指責。

第三,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和先進技術的發展,讓美國安全部門中的新保守主義者感到震驚和沮喪。但中國的進步主要說明它的發展戰略是成功的,這種戰略在許多方面與日本、韓國及其他國家以往的發展路徑相類似。美國當局對中國的成功大肆抨擊,是因為它削弱了美國所追求的全球老大地位。中國對此無能為力,只能表示支持以《聯合國憲章》為基礎的開放的、基於規則的多邊體系。中國人口眾多,是美國的四倍多,中國的成功必然會引起一些擔憂。

第四,也是最後一點,基於規則的貿易體系正面臨一系列真正的公開挑戰,為此,美國、中國、歐盟及其他國家需要進一步談判,並達成協議。這些議題應該在WTO範圍內解決,而不是通過美國的單邊行動來解決。未解決的挑戰包括國家支持技術開發、國家對企業的扶持、產業政策、網絡安全等。當前的遊戲規則已經不足以應對這些挑戰,因此升級WTO規則是必要的。

以技術推廣方面的挑戰為例。政府有必要為基礎科學和早期技術提供支持,這一點應該很容易接受。通過國家科學基金會、國立衛生研究院、國防部、能源部、美國地質調查局、國家航空航天局以及其他機構,美國政府為科學和處在前商業階段的技術研究提供着大量研發資金。因此,美國抱怨中國不公平地推廣新技術,是很值得懷疑的。

但說到技術政策如何實施,人們的擔憂是合理的。這種政策不應通過貿易保護主義來實施,它應該是透明的,而且不應該資助已經商業化的技術,不應以削弱其他國家的企業為目的,就像美國針對中興和華為所採取的行動。

對國家搞產業扶植的擔憂也是合理的。美國批評中國支持國有企業,但還是同樣,美國自己也在這麼做。美國政府為波音等企業花了巨額預算,但這不叫政府資助,因為它是五角大樓採購的一部分。讓這類資金透明化,同時就全球規則(比如以歐盟的政府資助規則為藍本)達成一個協議,肯定是有助益的。國家資助也不應該完全停止,因為它有自己的目的,包括社會、技術、環境和安全方面的考慮。

最後,我們應該就新的全球網絡安全規則達成一致。我們需要一個全球框架,在新的網絡軍備競賽完全失控之前對它加以限制。最近有報道稱,美國已經在俄羅斯電網系統中安裝了惡意軟件,也許俄羅斯或其他國家也在美國或別的地方做了同樣的事。網絡戰的風險正在急劇上升。

特朗普攻擊中國最令人痛心的地方,是美國政客和權威人士如此迅速地把中國當成了一個對手,甚至是敵人。恐懼和過度簡單化往往會裹挾公眾輿論,無緣無故地導致極度危險的衝突。為此,我們應該把最新的休戰轉化為長期努力,來恢複信任和正常經濟關係,同時加強多邊主義。WTO應當歡迎就世界主要貿易區所面臨的新的重要貿易問題進行新一輪談判。回歸貿易外交,整個世界都會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