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蓬佩奧:是國務卿還是中情局長

2019-05-24
c.jpg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5月8日訪英前夕,英國《衛報》在一篇報道中點評了美國幾位很具特色的國務卿:“有的顯得笨拙,比如約翰·克里;有的非常聰明,比如喬治·馬歇爾;有的'狡詐',比如基辛格;有的在政治上活躍,比如希拉里·克林頓;而現任國務卿蓬佩奧則是個'問題' ”。

用“問題”二字來定義蓬佩奧,可謂用詞恰當,意味深長。此公上任一年來的言行表明,真的是問題多多。

很重要的一點是,他似乎執意用當中情局長的思維和手段同外國打交道:粗暴、蠻橫、動輒威脅。

據《紐約時報》不完全統計,過去一年,聯合國、美洲國家組織、非洲國家聯盟、IMF等國際和地區組織,都被他炮轟過。

他對待“對手”中國和歐洲盟友的行為,更能顯示其外交風格。

按理說,同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打交道,僅從美國利益着想,也應平等相待,巧於周旋,慎重對待。但蓬佩奧卻是不失時機地鼓吹“中國威脅”,抹黑中傷。以最近兩個月為例,4月中旬,他訪問智利、秘魯等拉美四國,一路上不停地說中國壞話。他對秘魯《商報》說,“如果中國想在秘魯或其他美洲國家進行電訊基礎設施建設,我們希望這些國家睜大眼睛” 。在智利,他說:“中國的貿易活動往往與其國家安全使命、科技發展目標、竊取知識產權、強迫技術轉讓、從事非經濟類活動緊密相連……” 5月2日,他在接受福克斯新聞網採訪時稱,“中國在世界各地撒網,盜取你的信息,我的信息,還有美國大學的信息,將這些信息傳回中國”。5月8日訪英時,他力壓英國棄用華為,詆毀“一帶一路”,咄咄逼人地質問:“為什麼會有人把這種權力授予一個嚴重侵犯網絡空間的政權?”

因此有評論指出,蓬佩奧展示給世人的形象,活象一個搬弄是非、挑撥離間的饒舌婦。他用中情局特工的眼光看中國,說中國,沒有一點美國首席外交官的樣子。

對歐洲盟友,蓬佩奧以家長自居,指手畫腳,盛氣凌人,不給對方留面子。他一再要德國等放棄與俄羅斯合作的“北溪2號”天然氣項目,揚言否則將對參與該項目的歐洲公司實施制裁。他明明知道,德國、法國、奧地利、荷蘭等國的很多公司已為這個項目投入了數十億美元。他還屢屢發出警告說,要是北約盟國在網絡中使用中國技術,美國將限制情報分享;若歐盟成員國的公司同伊朗作生意,將受到制裁。他阻止歐洲國家使用華為技術,5月9日,他在一次演講中拿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為例,不點名地挖苦英國現首相特雷莎·梅:“(對中國的做法)鐵娘子會保持沉默嗎?她會允許中國控制未來的互聯網嗎?”

蓬佩奧對歐洲盟友缺少尊重可謂登峰造極,因此被稱為史上最欺負歐洲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對自己一年多的國務卿工作很有成就感,稱重新恢復了美國外交的“威望”。事實並非如此。他四處樹敵,使美國在國際上處境孤立,面臨更多挑戰,美國在各國民眾中的好感度大幅下降。

他發號施令,但歐洲國家常常並不買賬。他叫停“北溪2號”,但該項目照常進行。他阻撓歐盟加入“一帶一路”,但半數歐盟國家已同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協議,包括G7成員國意大利,以及世界重要金融中心瑞士。蓬佩奧的傲慢很讓歐洲人反感。他這次訪英,《衛報》一篇評論的標題是《蓬佩奧,一個霸凌者訪問唐寧街10號》。文中說,蓬佩奧要與梅商討全球問題,但他本人就是一個問題。

毋庸諱言,蓬佩奧執行的對華政策,已使中美關係陷入低谷。他宣揚“中國全民偷美國技術”,限制中國學者和留學生赴美交流學習,鼓吹中美文明衝突,對當前和長遠的兩國關係都產生負面影響。中美在很多方面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損害中國利益,美國也要受損。可想而知,蓬佩奧的對華政策在中美兩國民眾中都是不得人心的。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美朝核會談本來是蓬佩奧可以炫耀的外交成就,但因他的蠻橫無理和得寸進尺,朝鮮方面提出不再同他會談,朝美核會談又陷入僵局。

對中情局的宗旨和手段,蓬佩奧有過透徹的闡釋。4月15日,他在得克薩斯農工大學的演講中說,“我曾擔任中青局局長。我們撒謊,我們欺騙,我們偷竊,我們還有一門課程專門來教這些。這才是美國不斷探索進取的榮耀”。

他這番話很讓世人憂慮,由至今不肯走出中情局長陰影的人繼續執掌美國外交大權,用如此手段辦外交,已被攪得混亂不堪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