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尹永寬 首爾國立大學國際關係名譽教授

如何評判河內峰會

2019-03-04
d.jpg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正在越南河內舉行他們的第二次首腦會晤。在評估結果的時候,樂觀主義者和悲觀主義者都應該關注正式的和平解決方案、去核和朝鮮政權的潛在轉型這三方面是否取得不可逆轉的進展。

回顧過去,如果說過去25年不成功的外交教會我們什麼,那就是,如果美國和朝鮮之間不率先結束敵對狀態,去核是不會發生的。事實證明,沒有政治接觸而一味施壓和威懾的政策,只會導致不信任和朝鮮對協議的一再背叛。

幸運的是,特朗普和金正恩都表示願意發展更加和平的美朝關係,而河內峰會之前就有報道稱,特朗普將向金正恩提供一份結束朝鮮戰爭的正式宣言。然而,徹底實現正常化需要時間。美國國家安全顧問亨利·基辛格1971年秘密訪問北京後,美國又用了八年外交時間才使其與中國的敵對關係正常化,吉米·卡特總統於1979年給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完全的外交承認。

對金氏政權的外交需要有同樣的耐心。從最低限度來說,一份宣布結束朝鮮戰爭的聯合聲明能讓美朝在平壤和華盛頓特區互設聯絡處。這決非一件小事。

當然,對和平宣言潛在的好處和代價存在諸多爭議,一些人擔心它會削弱美韓聯盟,但只要韓國和美國對聯盟的未來抱有共同願景,它們就能夠採取措施確保和平宣言成為穩定而不是動蕩的源頭。有着將近70年歷史的美韓聯盟具備足夠彈性,去適應包括一個和平的無核化朝鮮在內的國際新環境。

至於去核問題,許多人預料金正恩會很快邀請國際核查人員證明朝鮮當局已經不可逆地拆除了豐溪里核試驗設施和東倉里導彈引擎試驗場。這同樣也是意義重大的進展。不過,成功與否的一個更重要的衡量標準是關閉寧邊核研究中心。一些權威人士認為那裡的設施陳舊,沒有價值。但一位曾經四次到訪寧邊的重要核科學家最近對《華盛頓郵報》表示,他認為寧邊是“朝鮮核計劃的核心”,“非常、非常重要”。

在國際核查人員的監督下關閉寧邊設施將為未來其他的隱匿地點樹立重要的先例。而且,金正恩同意凍結裂變材料生產和確定未來談判的路線圖,將使悲觀主義者也不得不承認峰會是成功的,承認美國以行動換行動的務實做法至少讓朝鮮的無核化取得了一定進展。

最後的問題是,朝鮮政權本身是否出現變化。達到前兩個標準,就為金正恩逐步走向威權主導發展的模式創造了條件,就像越南或者中國。他是否積極考慮這一轉型還不得而知,但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金正恩沒有使生產資料私有化,但與父親和祖父金日成相比,他已經讓市場在朝鮮的經濟中發揮了更大的作用。

例如,被稱作“金主(Donju)”的暴發戶階層的崛起已經使朝鮮的政治經濟態勢發生變化,重塑了政權與民眾的關係。金正日曾經試圖通過2009年11月失敗的貨幣改革壓制這個新階層,但無論是主動選擇,還是受國內政治形勢和日益嚴厲的國際制裁的逼迫,他的兒子看來已經接受他們。

將來,金正恩能否成為中國1978年後“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那樣的發展領袖,在很大程度上要取決於美國和其他富國是否願意幫他。如果金正恩確實制定了這樣的路線,那麼國際社會就沒有理由阻止他,相反,我們應當制定具體的激勵措施幫助他完成計劃。

為此,希望特朗普能邁出第一步,通過分階段取消經濟制裁來換取金正恩政權採取真正步驟走向無核化。而在放鬆制裁的時候,豁免朝鮮和韓國之間的發展項目應當是第一要務。

另外,多邊金融機構需要在國際金融與市場經濟運作方面指導朝鮮的官員和學生。事實上這非常緊迫,因為如果沒有必要的知識,朝鮮經濟轉型就永遠不會開始。如果河內峰會達成一個包含推動信息和專業知識交流的協議,那就再好不過了。

但無論峰會結果如何,現在都應該在更廣泛、更全面的框架內評估美朝外交結果。如果按照以往的標準來評估河內發生的事情,成功也有可能被當成是失敗。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How to Judge the Hanoi Summit”(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