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黃岩島依然困擾中菲關係

2018-07-11
1.jpg

黃岩島爭端就像一個舊的、仍未癒合的傷口,不斷困擾着中菲關係。過去一個月,關於菲律賓漁民在有爭議的黃岩島持續被騷擾的報道,引發了公眾的強烈抗議。在這種情況下,菲律賓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搞好對華關係的願望面臨著嚴峻考驗。

6月初,菲律賓主要媒體GMA電視台播放了一段據稱是中國海警對菲律賓漁民進行恐嚇勒索的視頻。一位被採訪的心灰意冷的漁民訴苦道:“難道我們(現在)成了中國的奴隸嗎?”他批評杜特爾特政府沒有站出來與這個亞洲強國抗爭,任憑孤立無援的漁民受中國準軍事力量的擺布。“我們的政府好像(對這種形式的侵略)沒有什麼行動。”

接下來的幾周里,菲律賓政府和北京為防止出現外交危機做出了不懈努力,它們向菲律賓漁民和廣大民眾保證情況會得到控制,並且肇事者將被追究責任。

然而,政治反對派成員和主流媒體利用這一機會,公開質疑杜特爾特在南海對中國採取綏靖政策的明智性。事件突出表明,這位菲律賓總統主導的菲中兩國最新和解是相當脆弱的。

永遠的導火線

早在2009年,馬尼拉就批准通過2009年菲律賓領海基線法(第9522號共和國法案),試圖使其海上主張與現代國際法特別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保持一致。根據新法案,黃岩島(以及菲律賓在南沙群島有主權主張的其他島礁)被列為該國領土的一部分。

在他加祿語里被稱作帕納塔格礁的黃岩島,在菲律賓語里也被稱作巴約的馬辛洛克,這反映自從西班牙殖民統治時期以來,菲律賓對這一島礁就有主權主張。黃岩島距離最近的菲律賓海岸僅130多海里,是三描禮士省沿岸大量漁民的傳統漁場。

正如菲律賓著名海事法專家傑伊·巴湯巴卡所說的,從西班牙殖民時代,一直到美國佔領、獨立後和冷戰時期,菲律賓都對黃岩島行使着持續有效的主權。

快到20世紀末的時候,菲律賓甚至考慮在島礁上建一座燈塔和基本設施,以強化其主權主張。但是,由於擔心與其他鄰國特別是中國的潛在外交爭端,該計劃被擱置了。

北京把這處島礁稱作黃岩島。中國對這個有爭議島礁的主權主張至少可以追溯到13世紀。中方堅持認為,從北邊的西沙、東沙群島,到南邊的南沙群島,再到東邊的黃岩島,它對整個南海的爭議島礁都有“固有的、無可爭辯的”主權。

但直到21世紀下半葉,中國才開始有效控制黃岩島。2012年,菲律賓軍艦拘捕越界進入島礁的中國漁民,一支中國海監船隊與之發生對峙,這使菲律賓和中國陷入長達數月的危險僵局。

在愚蠢地達成“脫離接觸”的協定之後,菲律賓撤回了它的軍艦,中國海警則開始對有爭議的黃岩島實行長達數年的事實佔領。作為回應,菲律賓將中國告上海牙仲裁庭,從而引發了長期的外交隔閡和相互指責。

回到未來

然而,杜特爾特上台後呼籲用外交方式解決爭端,淡化了2016年仲裁庭的裁決。該裁決對中國限制菲律賓漁民進入黃岩島一帶海域進行了譴責。按照最終裁決,黃岩島一帶海域是包括菲律賓在內的多個國家的“傳統漁場”。

杜特爾特於2016年底訪問中國後,兩個鄰國通過談判達成了一項非正式協議。根據協議,菲律賓漁民被允許在最小限制下到該地區捕魚作業。菲中兩國還討論了聯合巡邏的可能性,以及在該地區建立海洋保護區,保護海龜和巨蚌等瀕危物種。

不過到目前為止,在這方面並沒有任何正式的協議。讓菲律賓人驚愕的是,中國繼續對黃岩島行使着有效管轄。因此,菲律賓漁民被迫用寶貴的收成交換中國海警的過期麵條,這樣的消息引發了公眾的強烈抗議。

在馬拉坎南宮總統府的記者會上,一位漁民抱怨說:“每次中國海警從菲律賓漁民這裡得到魚,他們就用麵條、香煙甚至水來換……我們不想這樣,但又不得不接受,因為他們在那一片海上有權有勢。”

對此,菲律賓臨時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安東尼奧·卡皮奧呼籲杜特爾特政府根據國際法正式投訴中國。他表示:“我們可以要求賠償我方漁民的經濟損失。如果我們想保護自己漁民的利益,就應當採取這樣的行動。”

在公眾壓力不斷加大情況下,菲律賓外長艾倫·彼得·卡耶塔諾表示,政府正在“採取一切外交行動”反對對菲律賓漁民的傷害。而中國駐馬尼拉大使趙建華則不斷淡化這些事件,把它們稱作孤立的案件,並許諾會處罰犯錯誤的中方人員。

不過,如果中國決定收回黃岩島,並像在有爭議的南沙、西沙群島那樣部署武器裝備和設施,那麼菲律賓的大規模抗議,就是兩國政治關係的預演。正如菲律賓國防部長德爾芬·洛倫扎納所說,那是“不可接受的”。一個潛在的遊戲規則改變者,有可能徹底毀掉杜特爾特主導的蓬勃發展的菲中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