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王帆 外交學院副院長

美朝首腦會晤有難度

2018-03-19
S2.jpg

美朝首腦即將會晤,這件事引發世界關注。這個諾貝爾和平獎級別的事件是值得期待和歡迎的。圍繞這一歷史性會晤,中美首腦已經通了電話,俄羅斯外長、德國總理等各國政要都表達了歡迎的立場。

但是基於歷史上朝核問題的反反覆復和曲折多變,我們也不得不對會晤表示某種擔心。因為這一會晤雖然具有極強的外交效益,但如果不能真正解決問題,那麼即使成功,也難有助於朝核問題的根本解決。朝核的劇情永遠超出我們的想像,但棄核與政權保障這一根本性問題沒有變,而且程序悖論完全沒有解決。

本文將對可能影響成功會晤的因素進行一些分析。

一、程序悖論仍然存在。筆者曾經提出朝核問題一直存在秩序悖論,美國認為只有朝鮮棄核才能給予它安全保障,而朝鮮表示美國要先提供安全保障它才能棄核。現在看不出朝鮮或美國有什麼理由改變這一點。白宮發言人表示還是期待朝鮮拿出實際行動。也許兩國政治家都立足於實現短期目標,朝鮮希望緩和局勢,減少制裁,而美國的短期目標是解決當下最緊迫的問題,比如避免下一次核試驗。美國前國務卿凱利有豐富的處理伊核問題的經驗,他認為,對朝制裁還沒有達到對伊朗制裁的嚴厲程度。美國國內也有人認為,如果朝鮮不拿出實際行動,所有制裁和軍演都不會停止。那麼美朝會晤會在制裁不變、軍演重啟的情況下召開嗎?

二、如果美朝會晤對政治家仍然具有極大吸引力的話,美國如何避免戰略欺詐?歷史上所有的會晤和緩和都被朝鮮所利用,成為進一步發展核戰略的起點。這一次會例外嗎?朝鮮已經完成所有核導實驗了嗎?如果沒有,會晤之後再進行核實驗,美國又會如何做出反應?因此,會晤之前美國必須給出明確的阻止戰略欺詐的條件,需要附加條件和懲罰條款,但如果附加更多條件,則朝鮮可能會放棄會晤。

歷史上,美國從未真正有意願解決朝核問題,因為朝核問題並不是美國的首要安全問題。非首要安全問題同時又需要巨大成本代價,所以美國政治家雖想解決這一問題,但後來總是知難而退,不願去碰這個燙手的山芋。一個“拖”字貫穿奧巴馬任期的始終,也就是所謂的戰略忍耐。這一次美國立足於解決危機嗎?

再有,如果會晤得以實現,那就意味着美國放棄了先棄核再正常化的一貫政策。把凍核和停核作為會晤的前提,這對美國而言將是一個巨大的讓步。以前美國拒絕談判還有一個理由,認為只要與朝鮮談判就意味着承認朝鮮核國家地位。因此,白宮才會聲明,朝鮮必須有明確的行動。

還有一點也是值得關注的,即棄核的成本十分巨大。這筆巨大的資金由誰來承擔?朝鮮不可能在沒有任何承諾和資金保障的情況下率先採取棄核行動。

朝鮮的意圖是通過會晤以停核擺脫困境,做出棄核的姿態,開啟棄核進程。但如果再次反覆,結果是難以預測的,也是十分危險的。因此,朝鮮很難做出十分明確的承諾。

三、朝鮮領導人的安全問題,直接與棄核與否密切相關。朝鮮領導人如果出現意外,將可能帶來局勢的巨變。會晤地點十分關鍵而敏感。金正恩上台以來從未出國,此次會到韓國一側甚至更遠的瑞典或瑞士出席會晤嗎?無論是朝方還是韓方都無法保障安全。朝鮮領導人胞妹帶着親筆信代替金正恩會晤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但如果是這樣,就不是真正意義的首腦會晤了,其意義將大打折扣。

總之,按常理,見面無可能。但歷史性會晤對政治人物又很有吸引力。只不過以前朝鮮不按常理出牌,現在美國也不按常理出牌。兩個不按常理出牌的政治人物增加了更多不確定性。

但凡了解朝核問題的人都會知道,美朝首腦會晤除了有一個形式上的見面之外,如果沒有前提條件,將不會有多大結果,如果附帶過多條件,則會晤將無可能。因此它對於問題的解決沒有多少直接的作用。特朗普缺少專業的歷史背景知識,很多時候只是憑藉直覺做事,這就更增加了會晤的變數。此次會晤一旦出現波折,甚至會晤本身都可能成為美國反對黨攻擊他的把柄。

會晤無非是幾種可能:談成,談不成。或者是低級別會晤。任何一種形式都可能給半島局勢帶來影響。

筆者以為,會晤如果是無條件的,雙方出現背棄的可能性很大,可能成為鬧劇,也可能不了了之。讓我們姑且冷靜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