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特朗普 南海問題 全球治理 朝核問題 中美貿易 中印關係 人民幣匯率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2018年:美中關係步入動蕩期

2017-12-25
S1.gif

戰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是一條久經試煉的外交原則,而中國傳統思想與其完美契合。畢竟,早在兩千多年前,從孫子到韓非等中國古代思想家就闡述了戰略模糊的重要性:隱藏真實意圖,保持中立姿態,永遠追求自身戰略空間最大化。

然而,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推出了一個全新的概念:戰略分裂(Strategic Schizophrenia)。這一刻,他還在盛讚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一個“好人”;而下一刻,他就開始威脅展開貿易戰,並就中國對美國投資設置重重壁壘。這一刻,他還在熱烈歡迎阿里巴巴和華為等中國公司在美國推廣更多項目;而下一刻,他就發推特稱中國要麼在朝鮮問題上採取決斷,要麼就將被視為跛腳鴨政府。

無論世人認為特朗普有多少缺點,到目前為止,這位美國總統在應對中國上至少取得了一些成績。他那反覆無常的立場似乎迫使北京在朝鮮問題上採取了一些行動,如12月初中國暫停了與朝鮮的貿易往來,同時增設了石油出口禁令。對於習近平來說,平壤這位任性的年輕統治者已經讓他的忍耐達到了極限。允許區區一介小國利用與中國的感情和歷史紐帶、通過樹敵美國來破壞中國2021年實現強國夢的雄心偉業簡直是匪夷所思。或許特朗普僅僅是時機不錯,但他在朝鮮問題上的敦促與對等的外交冒險政策的確已經迫使北京有所行動。2018年,我們將會看到這種趨勢是否具有可持續性。

雖然特朗普一直口出狂言,而眼下針對中國與世界上大部分國家的貿易關係都太過不對等的抱怨也合情合理,但我們的底線依然未變:美中關係實在太過重要,以至於無法讓人等閑視之。美中關係是當今世界最重要的關係之一。這與冷戰時期的美蘇關係並不相同,彼時美蘇兩個超級大國處於完全迥異的經濟和地緣政治區間。而現今的中國與美國處處擁有共同利益,兩國之間的官方戰略對話就多達90個,同時中國手握超過1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此外,與蘇聯不同的是,中國的對外政策更加不露聲色,它並不像蘇聯那樣對外輸出意識形態,而僅僅是傳遞一套更為利己的訊息,以維護其在亞洲的利益。

在10月份於北京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中國的權力交接相對平穩,步入2018年,習近平將集中全力推動中國重返大國地位的事業,並在2021年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為此,中國的外交立場將是風險厭惡型。中國不會在原本不存在矛盾的領域主動尋找麻煩,它將繼續在南海和東海問題上積極維護自身權益,並持續推進“一帶一路”倡議,但它不會進行不必要的冒險。

但現在的問題是,即便中國不想招惹麻煩,但麻煩就不會招惹中國么?在這個問題上,特朗普充滿不可預見性的領導風格或許就是一個大麻煩,而華盛頓已經開始盛傳美中之間遲早要開打一場貿易戰。特朗普總統11月出訪中國期間兩國簽署的2500億美元協議已經開始出現諸多波折,同時美國開始對中國投資實施嚴密審查,有關中國進行不公平貿易操作的指責也開始浮出水面。與其他諸多領域一樣,特朗普或許會搞出一些令人不快的突然襲擊。畢竟,他在去年競選期間作出的最大承諾之一就是採取措施減少美國對中國巨大的貿易逆差,而他必須做出應對這一問題的樣子,否則人們就會認為他不過是在虛張聲勢。

到目前為止,中國的外交手腕,加上美國政府內部呼籲在中美關係上採取更加務實態度的聲音防止了莽撞行為的出現。出訪期間坐在習近平身邊的特朗普,大體上聽起來既樂觀又順從。他在訪問北京的幾天里,從未提及中國的人權狀況,這與前幾任總統的做法大相徑庭,而他對中國和中國領導人的讚美之詞則溢於言表。

但正如習近平是中國共產黨的僕人、而中共的使命是幫助中國日益壯大的中產階級實現習近平口中的中國夢一樣,特朗普是美國選民的僕人,這些藍領工人認為自己已經被時代所拋棄,而中國拉低了他們的生活水平,搶走了他們的工作機會。這兩方的聽眾截然不同,一方想要自己的國家在國際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擁有更多機會,另一方想要重新奪回記憶中的美好生活。要找到這兩者間的共同利益實在是強人所難。

2018年後期,特朗普將面對中期選舉。而在競選期間,眼下他口中的友好中國極有可能演變成魔鬼中國,一個過剩產能的輸出者,一個不對等貿易合約的推動者,一個全球貿易和安全體系的搭便車者。作為全球貿易和安全體系的資助人,美國必須應對這樣一個中國。這種立場將極大地考驗中國的外交耐心。可能出現的更糟糕的情況就是,美國總統覺得是時候對朝鮮採取單邊行動了,而朝鮮是中國在世界上唯一擁有共同防務責任的國家。如果事情演變到這種地步,全球地緣政治將經歷翻天覆地的巨變。

中國在過去40年中一直避免與美國發生正面對抗。自鄧小平時代起,中國的外交任務一直是確保美國不會感覺受到威脅,確保中國不陷入任何圍繞霸權的最終爭奪。然而,當美國選出了一位不走尋常路、視外交禮儀如無物的總統後,這種範式很可能被摧毀殆盡。2018年的美中關係正在步入一個關鍵節點。

各方應竭盡全力確保維持現狀。無論對於中美兩國來說,還是對於整個世界來說,中美陷入正面對抗都將不啻為一場災難。對於2018年的美中關係前景,任何事情都不應讓我們沾沾自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