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英國退歐」以及英美中三角

2016-06-14

從皮卡迪利區的小酒館到金融城的“宇宙主宰”,從伊頓男生掌控的唐寧街到平民的海德公園,如今每個英國人都在談論英國是否要退出歐盟這個問題。2016年6月23日,英國將對歐盟進行全民公投,決定這個國家是留在歐盟,還是離開它。

Brexit-1-624x413.jpg

大約三年半前,首相戴維·卡梅倫保證說,若保守黨在2015年大選中贏得議會多數,他的政府會通過談判給英國爭取更有利的歐盟成員地位,其後才是全民公投。在此過程中,卡梅倫為“英國退歐(Brexit)”這一風險打開了潘多拉盒子。

據眼下的民意調查,“去”“留”雙方陣營的戰況緊張膠着,也因此,投票前夕任何可能的事件都會改變力量的平衡。

英國財政部最近的報告稱,隨着時間推移,退歐有可能導致重大家庭財產損失、出口下降、物價上漲,並可能發生經濟衰退。英國退歐對美國、中國意味着什麼?為什麼華盛頓和北京雖然彼此不同,卻都贊成倫敦繼續成為歐盟成員呢?

美國與英國退歐

英國和美國有共同歷史和親緣關係,有重疊的宗教、相同的語言和法律體系,還是世界最大的外來直接投資夥伴。雙方的“特殊關係”包括從戰後北約到反恐戰爭等軍事合作。

不過,世事變遷。最近,奧巴馬總統試圖威脅英國退歐會導致反彈,來為支持“留在歐盟”打氣。但這種干預適得其反,反歐的前倫敦市長鮑里斯·約翰遜表示,英國不會讓一個“有肯雅血統的”總統來給上課。同時,脫歐派利用這件事,發起了“不受巴拉克(奧巴馬)威逼”的運動。

要弄清英國退歐的潛在影響,最簡單的辦法,就是關注最可能出現外溢影響的渠道,即貿易、投資和金融聯繫。反過來,這些因素也可以作為美國和中國的GDP份額來分析。因為這些外溢渠道而對英國有巨大風險敞口的國家,很可能會受到更大衝擊。就這點來說,美國的風險敞口相對較大,中國卻並非如此。

美國與英國的貿易、投資和金融聯繫根深蒂固。因此,美國經濟儘管規模龐大且多樣化,但在英國退歐上,它仍比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國有更大風險敞口,尤其是金融聯繫方面。在外溢影響當中,貿易的作用更加邊緣,因為美國雖然是英國最大出口夥伴,但美國最大貿易夥伴是加拿大、中國和墨西哥,不是英國。

再者,外溢影響還包括戰略渠道,如國際武器交易。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的數據顯示,英國軍事支出位居世界第五(2015年為560億美元), 僅次於美國、中國、沙特和俄羅斯。在武器交易方面,英國最大客戶包括沙特(幾乎佔英國武器出口的一半)、印度和印尼。英國在“西方”與中東遜尼派主要國家的軍事合作中起着核心作用,在華盛頓遏制中國在亞洲崛起的努力中則擔當模稜兩可的角色。

總之,華盛頓與英國的關係在歷史上、經濟上源遠流長,而政治關係卻比官方的雙邊聲明所表達的更為複雜。

中國與英國退歐

中國通常避免評論別國內政,這是其外交政策不干涉原則的一部分。但與華盛頓一樣(雖然出發點不同),北京希望英國留在歐盟。去年10月,習近平主席告訴卡梅倫首相,要留在歐盟。他同時希望能有一個強大的、團結的歐洲。外交部長王毅幾個星期前也發表了類似聲明。

過去幾年,從中國投資英國的電業和高鐵,到倫敦在中國的金融市場與監管中佔有一席之地,英中關係持續升溫。2015年春季,中國主導的亞投行因為英國的參與獲得極大推動。而在美國,英國的表態引發了奧巴馬政府的憤怒反應。

2015年10月習近平訪英,雙邊關係發展到一個新階段。長期以來,紐約華爾街和倫敦金融城都在競爭全球金融之都的地位。但和華爾街不一樣的是,倫敦已經接受了人民幣。習近平訪英期間宣布了價值600億美元的交易,其中就包括在倫敦發行人民幣主權債,英國作為首個開放人民幣主權債市場的人民幣離岸中心崛起。除了努力建立上海與倫敦的聯動,英國政府還對IMF把人民幣納入其國際儲備貨幣籃子的決定給予支持。

與美國不同,中國的英國退歐風險敞口要小得多。由於北京剛剛開始關鍵的金融改革,它面對英國的投資組合流動或銀行索賠不如美國那麼脆弱。雖然對英貿易和投資已頗具規模,但對中國來說,其所佔比例比中東、北非及亞洲其他新興經濟體低。何況,在對英風險敞口中,貿易的作用較為邊緣,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是美國、日本和韓國。

不過,直接的風險暴露程度不高,卻無法減少間接的外溢影響。從相對價值上看,在貿易特別是金融聯繫方面,中國最大“特別行政區”香港也許是世界上面對英國退歐風險敞口最大的地方。

總之,北京與倫敦的關係相對較新,較側重於經濟發展,而政治關係比官方的雙邊聲明所表達的更為矛盾。

接下來會怎樣?

如果英國投票決定斷絕與歐盟的關係,美國會更容易受金融市場波動而不是貿易崩潰的影響。一個不利的局面就是,這將意味着信貸緊縮,貿易融資被削弱,歐洲銀行的貸款減少。

不過,英國退歐也可能給中國帶來損失。例如,對貿易融資的衝擊可能傷害出口導向的亞洲新興經濟體。英國退歐的衝擊還可能使傳統避風港受追捧,使美元面臨潛在風險,同時使英鎊和歐元等風險較高的資產處於更加不利的地位。

在英國全民公決前,很多觀察家認為,英國退歐公投意味着英國要麼繼續參與,要麼最終離異,接下來要麼是一個歡樂的“反彈”,要麼是一次“市場震蕩”。 但實際上這兩種結果都不會出現。公投後的走向若要清晰明了,必須一方陣營或另一方陣營取得決定性勝利。如果差距超不過60%對40%,那麼,任何結果都可能為另一種後果留下空間,隨之而來的是經濟不確定與市場動蕩不安。

退歐派如果獲得微弱優勢,並不代表贏得真正的勝利。相反,它可能導致市場劇烈震蕩,並迫使布魯塞爾和倫敦重回談判桌前,達成新協議,進而舉行另一次全民公投。或者,是英國徹徹底底地退歐。事實上,當前民調顯示出的微弱差距說明,公投後最可能出現的路徑是經濟更加不確定,市場更加波動,而眼下的世界經濟無法承受其中任何一種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