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盤點亞洲2015 :中國影響力,有好有壞

2016-02-07

隨着亞洲大片地區2月8日迎來農曆新年,猴年來臨。在羊年從記憶中完全褪去之前,讓我們回顧一下過去一年或好或差的佔據亞洲頭版的人和事。

spring-festival.jpg

我們上次的選擇是,去年亞洲最倒楣的是緬甸穆斯林少數民族羅興亞人。羅興亞人在國內受迫害,而且日益被急於與新緬甸建立關係的商界和政界領導人忽視。時間會告訴人們,在曾是民主活動家和民主偶像的昂山素姬所在黨派新近領導的議會下,他們的處境是否會有好轉。

當2015年結束時,我們在CNN分享了我們對過去一年最好和最差事情的建議。尼迫爾災難性大地震,緬甸、新加坡和最近台灣舉行的里程碑式選舉,南海領土爭端,以及跨太平洋貿易協定,這些地區頭條新聞讓我們有充分的選擇餘地。在一些國家,如澳大利亞,政府領導人很快完成了更替,而在包括泰國在內的另一些國家卻完全相反。

隨着農曆猴年來臨,我們更新了過去這一年裡的“贏家”。而無論是好是壞,中國的存在感都貫穿始終。祝賀所有入選者。

年度最糟糕:遭遇“空氣末日”的亞洲之肺

亞洲很多地方的多數情況是,一天的開始意味着戴口罩,或者是乾咳。

元兇是本地區不斷下降的空氣質量,因為發展給這個日益城市化的地區帶來更多工廠、汽車。這一地區的大國尤其如此,如中國、印度和印度尼西亞,它們的鄰國也一樣。污染是沒有邊界的。

印度《國家健康狀況》報告稱,2014年共發生近350萬起急性呼吸道感染,比2010年增長30%。世界衛生組織說,全球20個污染最嚴重的城市有13個在印度。

在中國,當這個國家的污染在這個冬天捲土重來的時候,北京發出它的首個霧霾“紅色預警”。在中國禁播的CCTV記者柴靜拍攝的在線紀錄片《蒼穹之下》,講述了在她的國家惡劣空氣如何導致50萬人過早死於心血管病和肺心病。

在東南亞,印尼為農業用途焚燒清理林地引起的“煙霧”導致學校和商店關門。由於天空黑煙籠罩,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甚至泰國和菲律賓的一些地方,出現數千人因為呼吸系統疾病而求醫,至少19人被報道死亡。

年度糟糕:獲得亞洲式寬恕的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拉扎克

在自詡“真正亞洲”國家的馬來西亞,一樁涉嫌腐敗的醜聞有了最新進展。總檢察長阿潘迪·阿里宣布,總理納吉布·拉扎克沒有犯罪行為。

這是在對納吉布私人銀行賬戶里為什麼會出現7億美元進行調查後宣布的。阿潘迪說,這筆錢來自沙特的捐贈,而且已經歸還。所有這些肇始於《華爾街日報》的報道。報道稱,這筆錢可能與陷入金融困境的馬來西亞國家投資基金(1MDB)有關。這家國有投資公司某種程度上由納吉布創立,主要投資於房地產、基礎設施和能源項目。

接下來是什麼?請注意收看馬來西亞“1MDB醜聞”的下一集。該國反貪腐機構已經要求審議總檢察長為納吉布脫罪的決定,而且有報道稱,國外的調查還在繼續進行。前總理馬哈蒂爾·穆罕默德也在繼續呼籲他的繼任者離職。

年度較糟糕:過於自信的莫迪和佐科威

去年,我們把亞洲最佳“新管理者”獎給了印度的莫迪、印尼的佐科威、中國的習近平和日本的安倍晉三。莫迪和佐科威被看成是親商的,有充滿改革思想的計劃,有潛力讓他們國家的經濟增長掛上高速檔。

但一年之中變數太大。根深蒂固的經濟利益和官僚主義、條條框框、干預及腐敗,繼續妨礙着吸引更多外國直接投資和創造長期就業所必需的結構改革。

中日經濟的苦苦爭扎,佐科威支持率的不斷下降,莫迪的人民黨在兩個地方選舉的失敗,都說明蜜月期已經過去。由於種族和政治糾紛,重要民生物資在印度-尼泊爾邊境被禁運,尼泊爾出現“讓印度人滾開”的趨勢。日本以實行負利率結束了過去一年。與此同時,中國對匯市和股市的干預,會讓人以為它更相信市場操縱,而不是市場本身的力量。

年度好事:為美國重返亞洲增添些許吸引力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

有關“原產地規則”、醫藥和乳製品的分歧,再次危及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這個重要國際貿易協定談判的如期完成。但10月5日終於有消息稱,談判者克服了所有障礙並達成協議。

這場談判始於2007年,在布殊當政時期,它作為一個探索性的服務與投資談判在汶萊、智利、新西蘭、新加坡和美國之間展開。TPP如今包括12個環太平洋國家,涵蓋40%的全球貿易。

TPP簽署國澳大利亞、汶萊、加拿大、智利、日本、馬來西亞、墨西哥、新西蘭、秘魯、新加坡、美國和越南現在需要各自批准這一協定。這是艱苦工作的真正開始。在美國尤其如此,貿易協定在大選年總是命運多舛。

甚至領先的民主黨候選人都與特朗普同聲一氣,反對這一應該說是最具有奧馬巴政府鮮明特徵的成就。在日本,經濟大臣和TPP的主要倡導者甘利明最近由於賄賂醜聞而辭職。

但這並不妨礙我們讓TPP獲得“亞洲年度好事”的榮譽。

年度最佳:撼動了現狀的亞投行

中國最先提出建立一個新發展銀行幫助亞洲基礎設施融資時,反對者反問是否有這個必要。其他人則擔心一個新的、由中國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可能成為中國權力的延伸,並對美國和日本任行長的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形成挑戰。

美國和日本還特別提出了亞投行的治理和項目貸款“標準”問題。

但金錢是萬能的。英國是第一個參加新亞投行、與奧巴馬政府分道揚鑣的美國盟友。近60個國家,包括緬甸和其他東南亞國家最終簽字成為這個新的1000億美元機構的創始成員。它的第一個項目估計最遲會在今年4月宣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