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何偉文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中美貿易能否在高科技、鋼鐵和能源領域取得突破?

2017-05-23

中國和美國於5月11日同時宣布,美中全面經濟對話框架下的百日行動計劃達成10項初步成果。我們可稱之為早期收穫。這10項成果講求平衡,有利於美中雙方,其中6項成果基本服務於美方,包括對中國出口牛肉、生物科技產品和液化天然氣,以及中國開放電子支付、信用評級和債券承銷的市場准入。4項服務於中國的成果包括熟制禽肉出口、延長給予上海清算所無行動豁免期限、一致的銀行監管標準,以及美國官員參加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論壇。

S1-何偉文.jpg

無形意義大於有形成果

這些早期收穫屬於有形成果,但其無形意義卻更為重大:向世界展示了中美兩國正將其棘手的商業關係錨定在符合雙方利益的務實、逐項逐步、解決問題的法治基礎上,而非關於匯率操縱、貿易赤字和就業流失的缺乏邏輯基礎的粗暴攻擊和貿易戰威脅上。這將不僅成為未來全面經濟對話和管理其他貿易和投資議題的基本方法,也將成為全球貿易不確定性的穩定器。

服務於美國商業的6項成果具有更大的無形意義。其政治意義將遠超過牛肉和生物科技等商品出口的增加。農產品雖然只佔美國經濟的2%,但卻在國會和農業州政治中扮演更重要角色。筆者20年前曾任舊金山中國總領館經濟商務參贊,曾花了許多時間和精力解決美國西北部小麥對華出口(因黑穗病被禁),以及加州柑橘對華出口(因地中海果蠅被禁)問題。對這兩項商品的進口禁令最終被取消,在華盛頓州和加州、國會和克林頓政府引發熱烈反響。在禁令解除後,中美兩國才達成了加入WTO的協議。恢復牛肉出口、允許對華出口液化天然氣、對美國金融跨國公司開放市場,將無疑令農業州、能源行業和華爾街開心。而這三者都是特朗普政府的重要票倉。

而服務於中國商業的4項早期收穫也具有更大的無形意義。它們進一步確保中國在美投資和銀行業務將獲得國民待遇。此外,這還顯示特朗普政府並沒有為了削減巨額貿易赤字而打壓中國出口。最為重要的成果是美國官員參與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這將成為中美合作和“一帶一路”建設的里程碑。即便是“服務於美國”的6項成果對中國也有建設性意義。尤其是在金融領域的3項成果符合中國全面深化改革和開放的方向,因此或將起到催化劑作用。

B2-何偉文.jpg

後期收穫展望

在百日行動計劃剩下的時間裡,中國和美國預計將處理更為棘手的問題。以下議題應當被確認並推進。

首先,更多高科技產品應被出口到中國。

美國對華農產品出口雖然具有重要的政治意義,但對於平衡雙邊貨物貿易卻作用有限。2016年美國對全球農產品出口總額僅為774.8億美元,僅相當於其出口總額的5.3%。而在這774.8億美元中,中國進口了195億美元,佔25.2%,進口量是美國農產品第二大進口國加拿大的兩倍。即便中國再進口200億美元,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也將僅減少5.3%。鑒於中國自身已是全球最大的穀物和肉類生產國,中國不可能從美國無限量進口農產品。此外,早期成果讓人覺得,在和中國的貿易中美國只擅長提供初級產品(農產品和能源),而美國出口的真正優勢在於運輸設備、電腦和電子產品、機械產品、半導體、環境商品、新材料。美國在這些領域擴大對中國出口應當實現重大突破。

第二,在液化天然氣貿易之後,能源基礎設施合作也應跟進。

根據美國能源部統計,美國在2015年出口了17835億立方英尺天然氣。其中,液化天然氣只有284億立方英尺,管道輸送量達17549億立方英尺(輸往墨西哥和加拿大)。美國天然氣無法通過管道輸往中國,只能先液化為液化天然氣然後再海運。不過,大規模液化天然氣出口有賴於基礎設施的改進。在這一領域,兩國可以找到很好的合作機會。筆者1997年在中國駐舊金山總領館工作期間曾參與過一項阿拉斯加天然氣對華出口計劃。在和中國貿易代表團赴阿拉斯加考察購油事宜期間,我們造訪了阿拉斯加北坡的普拉德霍灣。那時,有報道稱那裡發現了一個巨大天然氣田。英國石油公司、阿科石油(Arco,一家阿拉斯加領先的石油工程公司)和其他石油巨頭希望發起一項總耗資高達150億美元的超大型項目。這一項目設想建造一條全新的、與現有石油管道平行的貫穿阿拉斯加的天然氣管道,通往南部港口瓦爾迪茲,並在該港建造一座液化工廠。他們希望中國能夠參與投資。作為回報,部分液化天然氣將出口到中國,同時美國公司也將參與投資建設在中國東部沿海地區的接收設施。我們為了這一機會努力工作。但該計劃最終未能推進,並且聯邦政府隨後禁止了阿拉斯加石油和天然氣出口。20年後,作為特朗普總統在全美進行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計劃的一部分,我們應當重新考慮合作重建美國能源基礎設施。中國參與投資建設美國天然氣基礎設施,同時部分液化天然氣出口到中國,將確保長期、可持續的能源項目惠及雙方。

第三,鋼鐵貿易問題需要有新的解決方案。

中國投資,尤其是在美國“銹帶”鋼鐵行業的綠地投資應當被鼓勵。這些投資應當改善目前的設備、發展新技術、創造就業,並幫助“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發現新市場。與其發生貿易摩擦,兩國鋼鐵行業或可為未來增長尋找新的空間。

第四,應當在“一帶一路”沿線展開金融合作。

沿線大規模基礎設施和工業投資已經出現了數千億美元資金缺口。雖然亞投行、亞洲開發銀行、世界銀行,以及中國政府和國有銀行貸款已經滿足了很大一部分金融需求,但更大部分將來自於私人資本。美國是目前全球最大資本市場,並且在公私合營方面具有豐富經驗。在百日行動計劃後期,中國和美國可以就“一帶一路”沿線具有合作潛力的具體項目展開討論。雙方可以發現巨大的新市場和新機會,從而實現新共贏。P